現在時間: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 > 文 化
 
寫作教育激發文化創造活力

 創意寫作兼具文學屬性、創意屬性、跨學科和文化產業視野,一方面發掘與總結文學創作規律,一方面培養創新人才,以滿足文化產業全鏈條對文化創造力的需要

  今天的寫作教育不再僅僅為了培養“筆桿子”,寫作教育的全民取向與專業培養途徑,并行不悖

  寫作教育既要自覺接續中華文脈,讓中華文化積淀成為新時代創意泉眼,也要充分結合時代語境,提升講好當代故事、中國故事的能力

    

  寫作教育由來已久,過去10余年里因為“創意寫作”專業興起而格外引人注目。2009年,復旦大學招收創意寫作研究生,上海大學成立創意寫作研究中心,創意寫作開始學科建設實踐。如今,國內已有數百所高校開設創意寫作課程,莫言、王安憶、賈平凹、畢飛宇等知名作家先后走上講臺執教,多位創意寫作專業畢業生步入文壇,還有更多畢業生在影視、游戲、設計、自媒體等文化產業領域大顯身手。

  寫作教育創新并非只在學院內部,產業和社會層面對寫作教育的重視也有目共睹。創意寫作線上線下課程遍地開花,培養緊缺應用型寫作人才的各類寫作工坊頗受歡迎,網絡文學網站與高校聯手培養網文產業人才,還有一些城市向創意寫作借力助建“創意城市”,等等。

  這些來自學院、產業和社會不同層面的探索促使我們思考,時代究竟需要什么樣的寫作教育?寫作教育作為一種文化實踐,正在為文學繁榮、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提供什么養分?它還需要怎樣的提升完善,才能更好地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精神文化需要、持續為我們的文化創新提供動力?

  以創意寫作為代表,寫作人才培養模式更加多樣

  在建立創意寫作學科之前,我國已經在寫作教育和作家培養方面積累了一些經驗。以中國作協文學講習所、魯迅文學院為主導的培養模式,以網絡文學平臺為主導的網絡寫手培養模式,以“新概念”“培文杯”等大獎賽為抓手的青少年作家培養模式,各地作協、文學院以及高校中文系作家培養等也各有收獲。當然還包括一些專項的作家培養活動,比如少數民族作家培養、作家工作室培養等。這些模式,有的與世界范圍內的寫作教育異曲同工,有的則完全生發于中國現實,凸顯本土優勢。比如中國網絡作家的培養,網站的支持力度、接受培訓的作者規模,都是空前的。

  過去10余年,創意寫作學科在中國高校的引進發展,既是對原有寫作人才培養模式的豐富,也以其系統性、專業性給寫作教育帶來觀念和實踐上的更新。10余年時間里,中國高校創意寫作專業大致形成3種培養路徑。一種側重純文學寫作,培養純文學作家;一種視創意寫作為一切有創意的寫作,主要培養文化創意產業各個寫作環節需要的人才;一種傾向于用創意寫作補充傳統寫作教育,提高包括學術寫作、傳統應用寫作在內的各種寫作能力。雖然側重點不同,但共同的努力讓創意、文學和寫作教育的觀念與方法得以更新,讓“寫作可以教學,作家可以培養”的認識被更多人接受。

  總的來說,創意寫作兼具文學屬性、創意屬性、跨學科屬性和文化產業視野,它打通寫作與社會的多種聯系,一方面通過專業、系統的方式,發掘與總結文學創作規律,把握成規與創新關系,激發創作潛能和創新方法;另一方面,通過訓練創意思維,釋放創意創新力與寫作生產力,面向全社會培養大批量、不同類型和不同層次的創新人才,以滿足文化產業全鏈條對文化創意的需要。我們特有的寫作教育和作家培養經驗,既是創意寫作發展可借鑒可轉化的資源,也以多種方式與創意寫作磨合,共同形成層次豐富的寫作教育體系。

  寫作實踐發生顯著變化,全民取向與專業培養途徑并行不悖

  寫作實踐以及對寫作的理解,在今天已發生顯著變化。一方面,寫作技藝、類型、風格豐富復雜,傳統文體界限日漸模糊,新文體不斷產生,網絡寫作、多媒體寫作、工坊寫作乃至人工智能寫作等新型寫作樣式層出不窮;另一方面,寫作主體發生變化,寫作題材更加切近日常生活、普通人群,創作不再神秘莫測、靈感至上,寫作全民化時代已經來臨。

  這就對今天的寫作教育提出新的要求。它不再僅僅為了培養作家、評論家,而是面向更廣闊的社會實踐和行業領域;它保護創作者的寫作天賦和寫作熱情,但不僅僅面向百里挑一的佼佼者,而是更面向熱愛寫作、需要寫作的廣大群體,在人才培養目標上兼顧類型與層次,以滿足社會對各種寫作人才的需求。寫作教育的全民化屬性與其專業培養途徑,并行不悖。

  相較于曾經強調“個人靈感”,今天的寫作進入“創意”時代,創意優先、集體創意、二度創意的特征明顯。比如影視文學腳本創作,單靠作家個人生活積累和構思,很難“體大慮周”,許多鴻篇巨制在文本層面都是“頭腦風暴”“工坊創作”等集體創作成果。

  與此同時,寫作類型化也成為事實。刊物類型化、網站類型化、作品類型化等,放眼皆然。特別是網絡文學類型化速度加快、新類型層出不窮、類型之間跨類兼類現象成為常態。閱讀者的類型意識和類型閱讀期待也在形成,讀者會用付費方式主動尋找與自己相契合的類型作品,從而深刻影響今天的文學市場。

  從接受角度來說,這個時代需要的作品數量、類型、層次之多樣,遠非昔日可以想象。輕松的娛樂、嚴肅的思考、智慧的啟迪、虛擬的體驗等是人們對文化藝術消費的不同期待。尊重寫作類型化與審美趣味多樣化事實,相信陽春白雪與大眾文化各有存在價值,應該成為創作共識。在這樣的背景下,寫作教育要發揮寫作有成規可依、有規律可循的特點,不斷探索教育方法和培養模式。同時,堅持藝術追求和價值導向,在豐富寫作人才培養模式和文藝產品供給同時,提升人才培養質量、提升文藝創作藝術品質。

  提升文學藝術的創意含量,增強文化產業的創意驅動力

  寫作教育的意義不限于寫作本身。國際創意寫作界研究表明,數十年的大學創意寫作訓練讓有的國家社會整體創造力得到提升,這種創造力已經帶來文化、經濟和社會價值。創意寫作被引進英國后,也與當時興起的文化創意產業迅速結合,在時尚設計、影視制作、軟件開發、音樂與表演藝術、旅游等領域做出貢獻。

  在這個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時代,文化產業發展面臨前所未有的機遇,創意驅動成為重要產業模式,對社會經濟的影響力和推動力日益突出。廣義的文學寫作也越來越成為文化創意產業的上游環節與重要驅動力,成為藝術消費的直接對象與重要生產資源。寫作教育為文化創意、影視制作、出版發行、演藝娛樂、數字內容和動漫等文化產業提供創造性寫作人才的意義更為凸顯。

  目前,創意寫作培養的非傳統作家已經正式亮相。比如,在游戲公司做劇情策劃,這對傳統作家來說似乎是“不務正業”,但對于創意寫作培養的作家來說,是新興的正統行當。其意義不在于中國游戲行業又多了一些從業者,而在于游戲創意領域有了“正規軍”。經過專業、系統的訓練,創意寫作人才可以將個人文化創造力應用到文化產業不同領域,包括上游的創意生產設計,也包括制作、闡釋、二度創意、傳播等下游環節,從而提高文化產業整體創新創造能力。隨著寫作教育的改革發展,更多創造性寫作人才“大部隊”還在后頭,未來中國文化產業的創意效能和經濟社會的創意驅動力令人期待。

  與此同時,“創意饑渴”“原創饑渴”等困境依然存在,文學藝術和文化產業發展在創意源頭處還有許多工作要做。在此背景下的寫作教育,既要自覺接續中華文脈,鼓勵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讓多半尚處于書本中的神話傳說、哲學智慧以及傳世典籍等成為文化創造的活力來源,讓中華文化積淀成為新時代的創意泉眼。要充分結合時代語境,正視互聯網時代文藝創作生產新機制、新特點,正視讀者接受和文化消費新趨勢、新潮流,提升講好當代故事、中國故事的能力和水平。

  社會創新能力的提高,需要與時俱進的現代寫作教育。為這個時代培養高質量、大批量、多類型的作家和作品,提升文學藝術發展的創意含金量,增強文化產業進步的創意驅動力,進而激發文化創新創造活力,寫作教育任重道遠。


〖點擊次數:〗 〖打印此頁〗 〖關閉此頁


上一篇:商務印書館免費開放125集漢譯名著名家視頻導讀 下一篇:文化消費有了更多可能

[email protected] 中國西部開發促進會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京ICP備06048741號 
新都網 新都論壇 新都商城 

河南快3下载安装 体彩十一运夺金11选五 美股指数代码查询 时时彩360开奖号码走势图 陕西体彩11选5手机版 贵州快三开奖走势一定牛 北京快8开奖记录 福建22选5大星走势图 体彩江苏7位数怎么中奖 飞艇和赛车都是骗局 香港股市行情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号 怎么看福利彩票双色球 甘11选五遗漏一定牛 游戏娱乐设备 2010上证指数 贵州11选5任选五遗漏